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哎哟,我“栽在了国门前“   

2016-03-07 21:09:3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哎哟,我“栽在了国门前“
吕企才
    越南游归来,已有月余,可国门前那一跤,却至今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
    那是3月1日中午的事儿了。我们旅游团在东兴口岸办妥出关签证,等候导游办理越方的入境签证时,看到出关大楼前有一通国界碑,黄色的国徽,红色的中国字样,威风凛凛,庄严大气,游客们抢着在界碑前照相留影。我理所当然地加入了这照相的人群。
    界碑竖立在一个方形的平台上,四周用铁链子围着。当我前边的照完,我便急急忙忙站在台子前。当我手抓铁链子摆姿势,准备拍照时,悲剧发生了。我没有提防链子是在几根可移动的柱子上连着,不是固定的。我被台阶边缘绊住,一下子失去平衡,重重地向后倒去,仰面把擦地摔倒在台阶上。由于还背着个大背包垫着,腰背没有大碍,却把脖子狠狠地闪了一下。
    这突如其来的一闪,非同小可,煞时我的双手又麻又痛,不能支撑着地,连身子都转不过来。妻和儿子赶忙将我扶起,好在腿脚还能挨地,如若连路都走不成了,这次越南游,可就泡了汤了!他们将我安置坐下,又揉又搓,却一点事儿都不顶,麻归麻,痛归痛,难受得我眼泪都出来了。后来,甚至麻得不能触摸,痛得不能抚皮……可是,此刻,是在越南,异国他乡,两眼一抹黑,只得忍着。
    那几天,我上厕所不能解裤带,吃饭不能使筷子,睡觉不能脱衣服,乘车不能把扶手,照相拿不住手机,往手臂上一触摸,指头就钻心般地痛,电刺般地麻,真把人受扎了。
想想这过程,还真有点后怕,要是头着了地,肯定会摔得头破血流,甚或脑震荡,那可就惨了!我暗自庆幸这不幸中的万幸!
    再后来,我自己揣摩,发现麻,痛的根子不在手臂,手指,而在颈椎。于是,每天按摩脖子,又用越南特制膏药“军膏“涂抹,才日渐好转。但一遇天气变化,手臂还是痛疼难伸。同行的朋友开我的玩笑,说“老吕出师未捷,栽在了国门前“!
    人生九九八十一难,我居然在国门前迎来一难,也是别有一番情趣啊。记于此,也算游越一个小插曲吧!哈哈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6.3.7于琼海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