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万里离我们这么近   

2015-07-20 18:48:5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万里离我们这么近
吕企才
    上世纪七十年代,中国有两句民谣:“想吃米,找万里;要吃粮,找紫阳。”说的是当年万里在安徽、赵紫阳在四川打响农村改革第一枪,搞“包产到户”、搞“联产承包责任制”,让农民吃饱了肚子的事儿。
    我的家在农村,是一个沟壑纵横的小山村,长期以来,老百姓家家穷得叮当响。我记事起,从没有美美吃过一顿饱饭,更很少吃一个纯麦面馍。只有过年的时候,才能吃“白面里边包黑面,黑面里边包豆馅”的“一口咬三鲜”馍。老百姓纳闷,从合作化到人民公社,累死累活,天天是“早上五点半,一天三送饭,黑夜加班干”,几乎没有清闲过一天,这土地咋就死气沉沉,庄稼咋就不增产呢?小麦每亩打一百来斤,就起火冒到房檐上了。生产队除了交公粮,每人每年还分不到二百斤口粮,常常一到开春就闹饥荒,不得不到河南买红薯干。我们县有个望仙村,最低的一年,每人分8斤小麦。老百姓很难吃上一个麦面馍,过年也只能蒸锅包子凑合,如果蒸不好,这年就过砸了,于是,便产生了一句歇后语:“望仙家蒸包子里——今年不行了,下年吧!”老百姓只好忙时吃稠,闲时喝稀,秋蓄干菜,春挖野菜,搞“瓜菜代”了。连黑馍都不敢吃,谁家还能吃上麦面馍?
    到了1978年,风云突变。农村实行“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”,生产队实行“包产到户”,我爹我娘分到了三亩口粮田,当年就种了麦子。爹娘铆着劲,在自家的三亩地里打理,第二年麦子大丰收,一下子产了1500多斤麦子。捧着黄橙橙的麦粒,爹高兴得眼睛迷成了一道缝,娘喜欢得泪流满面,马上将新麦用湿布擦了擦,磨成面粉,蒸了几篦子纯麦面膜,给我捎到城里来。此后,爹娘的三亩地也越来越出息,最好的一年,竟产了2000多斤麦子。“交够公家的,留足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”,爹娘那个舒心啊,从脸上读得明明白白!过去,是我想方设法买粮,给爹娘补缺,如今,爹娘时不时就给送来一袋袋麦面。过去,我一见红薯、玉米面,就反胃吐酸水,后来,吃麦面馍多了,胃也养过来了,再后来,麦面馍吃腻了,隔三差五总想吃点玉米面发糕,尝一尝清蒸红薯……
    从七十年代后期开始,直到1996年爹娘双双过世,我每次回家,车上都被麦子、白面塞得满满当当。有时候,一拉就是上千斤,放在面粉厂里随用随取,再没买过供养的那点面粉。那些年,我不仅没有为爹娘缺粮发愁过,还一直享受着已是古稀之年爹娘的全力供养。
    那时候,我并不十分清楚,是万里让我家吃上了麦面馍。几十年过去了,历史已经解密:没有万里、紫阳等改革先行者的勇气和头脑,就不会有后来波澜壮阔的农村改革,就不会有老百姓的温饱,农村恐怕还处于一穷二白之中。在万里委员长离开我们的时候,我才发现,我家的麦面膜
竟与万里、紫阳如此息息相关,原来万里离我们近!
    敬爱的万里委员长,一路走好!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5.7.21于并州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