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垣曲人家吧发表一篇杂谈引起的风波  

2014-07-21 10:47:1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垣曲人家吧发表一篇杂谈引起的风波

吕企才

    好长时间没上家乡的”垣曲人家吧“逛逛了,昨天去了一次,还将那篇《一词之“荐”见作风》作为礼物,留在了吧里。没想到(至“键”本文时,点击已达1700余人次),此文的上贴,在吧里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风波。

    网友“天地若歌”回复说:你一直笔者笔者地自称,大概是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吧?笔者二字早就应该被键者代替啦!另外,你这样那样地说人家的什么这啦那啦,以前你做什么去了?有点马后炮的味道吧!老鼠过街人人喊打,人家都喊打了很长时间啦,冷不防你又来了一次喊打,也怪没有新意的呢。不过,还是非常赞成你的,你绝对有敌人来了就爬下敌人一走就叫骂的风格呢。

    我感“天地若歌”的批评,但有几句话还是要一吐为快:第一,我自称“笔者”,确实落伍了,我虽然学着用电脑写博文哎呀,怎么又犯贱?“写”,肯定不对!明明是在“键”嘛,应叫“键博文”,干嘛还一直称作“写”?),却“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互联网时代”,愚昧如此,真是愚顽得不可救药了!第二,有一点我不知该怎么解决,那就是天若有歌”批评的“这样那样地说人家的什么这啦那啦,以前你做什么去了?有点马后炮的味道吧!老鼠过街人人喊打,人家都喊打了很长时间啦,冷不防你又来了一次喊打,也乖怪没有新意的”,“键者”我真的孤碌寡闻,在王茂设批评那位单位领导时,在“酒友天真”披露前,我没听说过,又没有去“人肉”一下王的“这啦那啦”,直待到“人家都喊打了很长时间啦,冷不防”“又来了一次喊打”,放了“马后炮”,直弄到“天地若歌”先生感到乖怪没有新意”,真是罪过(不过,我还是没有弄懂“乖怪”是什么意思,也请先生教我)!假如先生在我“键”那篇杂谈前,能告诉我,或者在“垣曲人家吧”公布(可遗憾的是,就连“喊打了很长时间啦”的“打老鼠”之事,也没见先生有只语片言呀)也好,先生若打了“马前炮”,本人也就不会做出这等令先生闻“马后炮”味道的憾事了。第三,先生的“非常赞成”我,似乎是在讽刺挖苦我,要不然,绝不会有“你绝对有敌人来了就爬下敌人一走就叫骂的风格”的文字和口吻了。老吕再愚蠢,也还能分辨出先生的味道的。我对先生的这种为文态度“非常不赞成”!“键者”认为,对王茂设这样的贪腐分子,批多长时间、什么时间批都不过分,没必要给他限定时间。何况他的后台以及打手,还没有揪出来呢!鲁迅先生就提倡“痛打落水狗”!对贪腐分子的慈悲,就是对人民的犯罪。先生骂我绝对有敌人来了就爬下敌人一走就叫骂的风格”,恐怕与此背道而驰吧?恐怕不是与人为善吧?先生还是先学会做人,再来为文吧。谩骂绝不是战斗。不然,会丢咱垣曲人的脸!

    而另一网友“我欲挣缚去”对“天地若歌”说:估计你不认识吕企才先生,故此有这样的回复。吕老垣曲人,曾经就职于运城运城日报副总编多年。出版有《真话集》、《黄土集》、《舜乡风情》等几部著作,作品有《敢否说向我看齐》、《威从何来》、《且莫官升脾气长》、《何以围着领导转》、《更新官念》、《少说没法子,多说请找我》、《可悲贪官扳不倒》、《公开选拔辨清贪》、《送温暖更要造温暖》等一大批杂文。有感于不正之风,他写了《罚款变成卖路钱》、《企业不是唐僧肉》、《公安禁酒令》、《统计大还是书记大》、《有钱盖楼,无钱办学》、《应酬》、《杂说开会》等杂文。他关心民生,写有《农民的企盼》、《心里要有老百姓》、《四下乡要实、深、常》等。为人刚正不阿,坦诚心迹不加掩饰,文风务实不虚夸。其作品《毛岸英能否让“官二代”及其老子醒悟?》在人民网发表,引起诸多名家赞叹。是垣曲人在国家主流媒体上活跃的著名人物。收到大家的钦佩。以前,百度设置诸多敏感词,吕老的文章经常不能发出。他的眼光犀利、独到,常常能够抓住某个现象的实质,进而用辛辣如鲁迅般的幽默嘲讽,实属难得直抒胸臆的大家。作为文人,并非都是马后炮。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的文章不可能先于事件结局前发出,你应该可以想到。媒体集体性噤声非不为也,是无法而为之。纵然你有千言万语,喉舌的关卡令你不能发声,此为遗憾。建议你有空多看看吕老的作品,真正了解他。作为垣曲人,他是我敬佩的一个,至于其他唯唯诺诺之文人,鲜有令我拜服的。

    我感谢这位网友的坦诚。他是在溢美我。我没有那么优秀,更谈不上“大家”。不过,他说出了我的苦衷。我坚信,只要“抬头见中央,低头见群众”,文章不会出格,为文不会“白辛苦”。读者的认可,是检验文章对错品位的唯一标准。我不会因为赞赏而飘飘然,也不会因挖苦讥讽而离开键盘,我将继续在批评中自新,在批评中完善,在批评中前行,直到阎罗发出“赴冥邀请"!

    此文原属于“随笔”,接受“天地有歌”先生批评,就改作“随键”吧……


(2014/07/21百讯网转载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