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瑞红,莫怪叔  

2012-08-19 09:04:14|  分类: 友情写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瑞红,莫怪叔

吕企才

     8月18日中午,小雨淅沥。没想到,小老乡刘瑞红和他的爱人王军却冒雨来看我。

    瑞红说,他是从一位熟知我的朋友那里,知道我生病住院的消息的。

    瑞红,我的老乡,喜欢写作。我认识她,是在大约十多年前。那时,我在运城报社任副总编,她参加工作不久,在运城市委(盐湖区)宣传部当干事。她见到我,说是慕名来找我这个老乡叔叔的,想向我请教写文章方面的学问。此后,她便不时拿他的文章给我看,我也不客气地予以修改。可以说,我们是忘年的文友。

    瑞红的父亲是位教师,也许是受她父亲熏陶的缘故吧,瑞红极聪明,文字稍经点拨,便得要领,加上她极刻苦好学,进步很快。不久,她不仅成了宣传部的笔杆子,还被委以重任,当了市文明办副主任。我再婚时,他和爱人王军送我中国结,至今还挂在我家客厅。

    2001年,我退居二线,又被几家报社聘请去帮忙,与瑞红就很少见面了。偶尔碰见,也是说不了几句话,便急匆匆各奔东西。后来得知,瑞红被提拔为文明办主任,王军则担任市广电局人事科科长。两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,出门在外,凭自己的拼搏,能有此进步,且口碑极好,实属不易。我这个老乡每和人议论此事,也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这次瑞红两口子来看我,实出意外。在物欲横流,在许多人怕是躲都躲不及的当下,她们居然还看重我这个已对他们毫无用处的老乡“叔叔”,实在难得!

    我们谝过去,谝认识的老乡,谝家长里短,更多的还是谝写文章。瑞红问我,最近有没有新的著述出版?并说,我的《黄土集》、《黑土集》、《真话集》,她都保存着。我给她们拿来前几年写的《舜乡风情》。她们翻着看着,说了许多赞扬的话。瑞红提出,要我在扉页上题签。

    这一小小的要求,却让我尴尬了:我把瑞红的名字忘了。只记得她姓刘,叫什么红,就是记不起名字中间那个字来。自打她们走进家门,我在脑子里就一直翻腾着她名字中间那个字。这几年,我的记忆力明显减退,许多非常熟悉的人名,见面拉扯了半天,就是叫不出人家的名字;许多熟识的文字,翻肠倒肚,就是不知道怎么写。就像现在,瑞红就在当面,那么熟悉那么让我看重的人,我竟叫不全她的名字!我尴尬得满脸出汗,提起笔来,半天无法落下。我便转弯抹角地问:“你是大小的‘小’,还是拂晓的‘晓’?”王军看出了我的尴尬,忙说,你平时叫他的小名晓红,她的大名叫刘瑞红,瑞祥的“瑞”。啊呀呀!是呀,瑞红,瑞红,就是瑞红嘛,我怎么会一时半会叫不上来呢?只得一连声地说,瞧我这记性,瞧我这记性,老了,老了!

   小两口高高兴兴地走了,可我的脑海里满是遗憾与愧疚:我怎能叫不上瑞红的名字呢?我在心里默默地说:“瑞红,叔老了,别怪叔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