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恩兄作仁  

2012-03-21 10:39:39|  分类: 友情写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恩 兄 作 仁

吕企才

   在已失去的亲朋好友中,恩兄谭作仁的离去,最让我肝肠寸断。他对我的恩情,令我此生难忘……

   我和作仁兄相识于1964年。那年,县委决定选拔一批青年优秀教师,充实公检法队伍,我们有幸忝列其中,我进入公安局,他进入检察院。在一个大院办公,一个大灶吃饭,历久的共事,使我们成了挚友。他一脸严肃,很少言笑,我爱说爱笑,性子耿直。他有什么痛苦,喜欢对我倾诉,我有什么烦恼,愿意和他交流。可以说是长相知、常相交、心相投。

    “文革”期间,公检法也成立了文革会,作仁被选为主任,我是委员。1967年1月,由于对批斗当权派的方式认识不同,我们写了《要文斗不要武斗》的传单,以求文革有序进行。结果,被打成“铁杆保皇派”,并于24日,以“破坏文化大革命现行反革命分子”的莫须有罪名,逮捕了谭作仁等三人。

   那天,作仁兄已经清楚,他要被逮捕,但他没有丝毫的慌乱,他安排:我和张更年在当晚逮捕他时“陪捕”,其他人不许有过激行动,避免事态扩大。当晚,在闹哄哄的口号声中,作仁兄步履稳健表情凝重地走到舞台上,他高昂着头颅,目光中没有丝毫的胆怯、悲伤、哀求与讨饶,那份沉着,那份冷静,犹如英雄上阵,壮士赴死。凶神恶煞般的捆绑,“喷气式”的押解,声严厉色的批判,作仁兄都一声未吭。那一幕,站在他身旁“陪捕”的我,至今记忆犹新。他高大伟岸威武不屈的形象,镌刻在我的头脑中,化成我灵魂的一部分。作仁兄在大狱中被关了33天,平反出狱时,一个精明强悍的帅哥,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,满面菜色…… 

   后来,我才得知,那次要逮捕的名单中,开始也有我,只是由于作仁兄的大包大揽,坚持说传单是他起草的,我只是奉命行事,要逮捕就逮捕他一个人,庇护我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在我们都大难临头的时候,作仁兄没有“大难来时各自飞”,而是不推责,不诿过,大包大揽,还替我承担责任。这份担当,这股豪情,这种义气,确实让我感动。他成了我一生为人处事的榜样,时时催促我正直为人,善意待人,无畏行事。在我以后担任头头脑脑的时日里,我从没有把责任推给下属过;在任何环境下,也从没有向邪恶屈服过;我敢于秉笔直书,鞭挞腐恶,胆气的源头,就来词语作仁兄这个标杆。      

   1971年,作仁兄已担任团县委副书记,和团县委书记李建成,在县委书记点上蹲点。我则因参与验尸,做验尸笔录惨遭迫害,被打成“反革命杀人集团”外围成员,落难在农场劳动改造、接受审查。作仁兄以检察员的锐敏目光,洞察此案是一起冤假错案,把一位验尸笔录,打成作案成员,更是天大的荒唐。他说服建成书记,一起做通县委书记的工作,以“边工作边接受审查”的名义,把我要到县委书记点上当队员,使我得以跳出“干活有人监督,外出有人跟随”的劳改困境。

    当时的环境,是派性甚嚣尘上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遭受不白之冤,处于落难之中,时时处处遭人白眼,作仁兄却坚持正义,不避嫌疑,不怕牵连,救我于苦海,邀我到县委书记的点上工作,可谓绝无仅有的轰动事件。那些派性严重的人告他的状,说他替“反革命杀人集团”“翻案”,在为“犯罪分子”张目!作仁兄承受了多大的压力?遭受了何等的诽谤?对他的仕途,又产生了多大的影响?然而,谭作仁就是谭作人,他“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不向邪恶让分寸。他说,公道天知道,日久见人心。

    在这里,我被评为模范队员。我用我的行动,为作仁兄和建成书记作证,他们的选择没错,我不是一个“坏人”!1976年,“反革命杀人集团”的冤案被彻底平反,我自然而然也得以昭雪,还被提拔为县委秘书办主任。1982年末,又调到报社工作。

    作仁兄是个工作狂,干什么,红什么。我们分别后,他从担任团县委书记任上,调到同善公社当书记,以后又担任县水利局局长,每到一处,他都一头扎下去,把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风生水起。由于劳累过度,他患了肝病,一病就是三年。待病情稍有回头,他就把自己驾进了辕。1987年4月12日,作仁兄终于一病不起,撇下古稀老母和四个年幼的子女,回归了地母的怀抱。那年,他刚刚45岁。

   我是4月15日听到作仁兄去世噩耗的,便赶着去向他告别。他的遗体停放在县大礼堂前厅,见到他安详、清瘦而惨白的面容,我禁不住泪飞如雨,伏尸痛哭;看到小城那长长的吊唁人群中,看到追悼大会上,县领导致悼词的时候,坐无虚席的会场里一片唏嘘的悲壮场面时,我又倍感欣慰,这是人们对作仁兄的盖棺论定啊!

    从追悼会归来,我的悲情久久难以挥去,曾写了首小诗:“哀乐低回,珠泪如雨,满堂唏嘘。血气男儿,四十又五归去。音容在、人不见,撇一男三女。谁之罪?乃病、乃人、乃鬼,怎么评议?   曾勇顶妖逆,一身正气。阎罗呼唤,仍心忧国事政治。兄品格,光明磊落,与中条比高,大河形低!”在作仁兄逝世25周年将到的时候,我把这首小诗抄在纸上焚化,让青烟将它带给我敬重的恩兄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