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难不死后福多  

2012-02-06 08:33:3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难不死后福多

吕企才

    人常说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四年前,我患了肝癌,先后做了两次介入,一次切除。肝癌者,“癌中之王”是也。患此绝症,可谓大难。大难而不死,让我见证了啥叫“后福”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到北京做介入手术,肝部痛疼难忍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睡下也不是。坐火车卧铺回来那一夜,简直像坐在刀山之上,痛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可想想癌灶被这么早地发现,并已及时“栓堵”,形成“关门打狗”之势,和那些发现时已到晚期,站着进京、带着骨灰盒回来的人相比,我没有死,还能痛着回来,就觉得满身都被幸福笼罩。

    就在回来的路上,我接到电话,说40刚出头的同事兰子遭车祸身亡!想此时此刻,兰子一家,二老捶胸顿足,丈夫悲痛欲绝,女儿撕心裂肺,却再也见不着他们的亲人的惨状,想想40多岁的人死了,60多岁的我还活着,还能带癌运转,幸福感便油然而生,痛疼也就渐渐远去……

    之后,我听从大夫建议,又做了切除手术,连胆囊也切了,成了“无胆英雄”。手术期间,我竟没有感觉到多少痛疼,我同家人朋友说笑着,似乎那一刀不是割在我的身上。术后第二天,我身上吊着7根管子下了床;第三天,我开始在走廊里漫步。病友们见我一个癌症患者还那么乐呵,都拿异样的目光看我。他们不理解,为什么我这个“死鬼”还那么“作乐”!他们体会不到,我是因为拆除了“定时炸弹”而高兴。我把身上管子的减少,视为走向幸福的里程碑,去一根,离幸福就近了一分。一个人该死而未死,又一步步走向幸福,为什么要痛苦不堪?

    是福跑不脱,是祸躲不过。去年十月,我的肝部又发现了两个病灶,再次进京做了介入。我没有沮丧,我在想,肝癌患者,从发现到死亡,存活过我这样长时间的极少。我已经存活了整整四年,也算创奇迹了,就是被装在骨灰盒里带回来,也赚得满碟子满碗,无所遗憾了,干嘛要沮丧呢?也许是命不该绝,施术的王仲朴大夫告诉我,只要癌不出肝不出肺,他都有办法治。王大夫这句话,让我从死亡的威胁中看到了希望,幸福的暖流立即传遍全身。于是,我愉快地走上了手术台。奇怪的是,这次介入,我竟没有感到疼痛。原来,幸福感竟可以镇痛!

理睬博客

    在京城住了一礼拜医院,回到家,待身体稍稍复原,我就乐乐呵呵地走进了网络,走上了街头,继续我的“晨起快步走,捎带遛遛狗。博客时常有,聊天交朋友”的生活。我享受着家庭的天伦之乐,享受着社会的蜚短流长,沉浸在大难不死的“后福”之中。

    大难不死后福多。我大难不死,居然活过了四年,而且活得有滋有味,活得许多人看不出我是个动过肝癌手术的人,我有多幸福,就显而易见了!遭遇过癌症,遇到其它一些七灾八难,就算不了什么了,小沟小坎而已。我体会,后福,其实就是“陷之死地而后生”……

    我也知道,“去见马克思”,是迟早的事儿,但我肯定是在“后福”的护送下上路的。因为,我已经明白了生不带来、死不带去的至理,踢开了名誉、地位、权力、金钱的绊羁,跳出了锦衣、美食、豪车、华屋的浮云,逃离了嫉贤妒能、情仇恩怨的围城。人啊,身在福中要知福,决不能拿着幸福当球踢。

    台湾佛学作家林清玄说过:“走路踢到石头,是幸福的事。不要抱怨,应该感恩。因为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能走路,而我居然可以走路踢到石头,而且踢到石头还会疼。”此言神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