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anyu427的博客

吕企才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真名吕企才,72岁, 运城日报副总编辑——曾经的, 山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——暂时的, 记者——永远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一窍窍”吴丰彦  

2011-07-04 13:26:05|  分类: 联化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“一窍窍”吴丰彦

吕企才

     运城市楹联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吴丰炎,是个受人尊敬的人物。他今年80岁。早年在省城某建筑公司当干部,因父母年迈,辞职回村奉亲。后,“丢下杈把拿扫帚”,杂七杂八,几乎啥都干过。尤其喜欢写字,每逢年终岁尾,便在街头摆地摊卖对子。谁知,近几年,他竟然有多副对联获得等级奖。

     他写姚暹渠改造竣工的联:“金龙佩玉,游人流连往返;清水扬波,紫燕嬉戏翻飞。”被有关部门收藏。

     他写奥运火炬传递的联:“跨欧亚,到长安,火炬染红丝绸路;登鹳雀,朝关圣,奖杯闪亮北京天。”获“奥运运城传递征联”二等奖。

    他应征运城解放60周年的联:“枪声炮声杀声,震天动地破敌胆;烟海火海人海,驱雾逐霾日通红。”获三等奖。

     他参加平陆“发改之歌”征联:“汇百川活水,地生金,山葱翠;扬时代精神,官勤政,民小康。”将三等奖收斩。

     他颂扬运城西安高铁工程的联:“给时空接轨,替天堑架虹,使秦晋联姻,全凭高铁牵红线;促经济转型,于桥头发轫,为山川点翠,端起黄河泼墨。”获得运城十大工程征联二等奖。

    有人说:“没想到,一个摆地摊卖对子的,竟然能获那么多奖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”

    要知老吴多次获奖的奥秘,听我从头说起。

    1993年,有朋友邀老吴听楹联学会组织的楹联讲座。这一听,让他听得上了瘾。于是,他立即申请加入楹联学会。是年,运城举办“环保杯”征联,他写的那副“昔日无法规制约,乱砍滥伐,山秃溪断,污水顺其乱排放,赤潮酸雨沙尘暴;今朝有章典可循,退耕还林,草丰树茂,开发治理靠科技,神州大地绿映红”的联,竟然入了围!老吴说,这副联,今天看来,显然有不少地方失律。但当时,却使我兴奋异常,就像又得了个胖儿子,别提多高兴了!

    从那时起,他,“不用扬鞭自奋蹄”,一头扑进楹苑,没明没夜地修辞断句,字斟句酌地推敲词性,查典问孙地调整平仄,义无反顾地大啃大嚼起来。撰联对句,成了他每日的必修课,他见到什么写什么——在街头,他写清洁工:“手持扫帚描龙画凤;汗沐花街除垢排尘。”岗亭边,他写交警:“手势分流,前程通畅;哨声吱亮,来去从容。”孩子们打手机,他写:“千里耳提,胜于面命;一声铃响,定报佳音。”老伴擦座钟,他兴致勃勃:“分秒催人勤进步;时钟呼汝爱光阴。”街头有弃婴死亡,他以联贬之:“虎毒还护子;弃婴枉做人。”新闻登,三代人并无骨肉之情,却竭尽全力救治孩子,他用联褒之:“三代同堂非骨肉;一锅共饭酿亲情。”他写联编对,简直到了废寝忘食、如痴如迷的程度——出去买东西,他不记老伴嘱咐,忘了买什么,却吟出句好联回来;吃饭,想到有个词性不对,放下碗筷就去修改;睡觉,突然冒出句佳联,他立马起来记下;后来,索性把纸笔放在床头柜上,随时听凭调度……几年下来,竟写联300多副,40多副被有关杂志刊登,10多副佳联获奖。

    老伴揶揄他说:“你真是个‘一窍窍’!”他哈哈一笑:“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,怕是下不来了!狗怕喜欢人怕爱,咱就爱这一口!”

    老伴说他是“一窍窍”,他也确实“一窍窍”!他一心痴迷对联倒也罢了,可他“一窍”,竟然把写联嘱对“窍”到了南风广场!老吴爱写字,为省纸,他自造笔管写地书,他是南风广场写地书最早的人物之一。开始,他写诗词、书名句,信马由缰,重点在字。后来,入了楹联学会,就“重点”转移,写对联,或转抄,或自编,把宣传楹联放在了第一。人们见他写的字美联佳,纷纷围观欣赏,大声朗诵,有的还用本本抄下来。可蘸水写的对联,人们没抄完就蒸发掉了,他感到美中不足。于是,他把家里的一块五合板刷了漆,做成黑板,每天将联写在上面,挂在灯杆上,三两天一换,有时,他还写些对联知识、对联故事,方便人们欣赏抄录。市楹联学会让他冠名,称之为“广场联谊”。他这“一窍窍”,竟一挂就是五六个年头。春夏秋冬天,风霜寒暑,天天挂,天天讲,乐此不彼。 

    还别说,还真“窍”出了名堂。不少人通过“广场联谊”,受启发,开了窍,加入了楹联学会。市文工团有位作曲家兼指挥,觉得对对子很有意思,就将自己写的对联拿给老吴“斧正”,久而久之,成了单位婚丧嫁娶写联撰对的“主笔”;运城学院一位退休书法老师,字写得风流潇洒,隶书楷书俱佳,就是不韵平仄,写的联多不合律,怕人笑话,一直不敢给人编对子。受到老吴感染启发,这位老师决定“入会深造”,于是,把电话留给老吴,让他记着学会活动时提醒自己,别给耽误了,成了学会的活跃分子。

    老吴在广场宣传楹联上了瘾,还把宣传带到了外地。今年四月,老吴在临汾工作的女婿突然亡故。老两口老年丧子,悲痛可想而知。老人到了临汾,一边安慰女儿,一边还没有忘记宣传楹联。他每天早上照样带着地书笔,去平阳广场写对联。两个来月,竟未间断。还几次被人请去,留下楹联墨宝。你说,他“窍”到了啥地步? 

     老吴“爱这一口”,爱到了爱屋及乌的地步。他年届八十的老人,搁别人,早享清福去了。可他,只要与楹联沾点亲带点故的事儿,都当作大事儿去干。像学会的各项联事活动,譬如打印校对、搬运杂志、邮寄收发、通知电话、打水扫地、会场布置、杂七杂八,他都尽心尽力地去干。他上班,比在岗的人还讲纪律,总是按时按点,没有些许耽搁。就是女婿突亡,十万火急,他走时也不忘给学会请假,到后,还给学会汇报情况,说得在临汾住一段,不能为学会分忧,请学会担待……瞧,他“一窍窍”“窍”到了何种程度?他干活,比专业的还精心,总是力求做得滴水不漏,让人满意。那次,学会让他通知人下午在南风厅开紧急会,上午碰巧下起大雨,他披件雨衣,骑着辆自行车满城跑,不仅一个个通知到了,下午又准时出现在会场。他写自励联说:“人微心狂,一生多梦少成就;智暾身强,八秩不甘无作为。”他是在趁着自己身体还强壮,用“作为”来成就自己的“不甘”啊!

    有人可能猜测,老吴乐此不彼,肯定家境富裕,无忧无虑。无忧无虑是真的,他每天“抛却名利烦,远离是非圈。逍遥在书海,淡泊心情宽”,还有一套养生之道:“八成饱,不烦恼,心态好。”他自小到大,没住过医院,身体至今没多大毛病,年近八十,仍红光满面,精神矍铄,身体硬朗,自行车骑得飞快。家境富裕却不是事实。他的日子过得很拮据:他每月只有50元的劳保,和村里分的50元搬迁补贴;老伴单位难以为继,每月吃250元的低保。可老吴有老吴的活法。他说,日子虽然苦,可子女有出息,又四代同堂,就是每天开水泡馍,也乐和!他说,人不能怕苦,多干活不吃亏。一是活动活动,身体好了,参与多了,脑子灵活,不会得老年痴呆症;二是交往宽了,朋友多了,受之有益。他说,我自信为人诚,与人善。他自拟自刻家训联:“处世以德诚作本;与人为善让当先。”横批:“恭孝仁和。”挂在上房门楣,算是为子女儿孙留下的家业。你说,老吴的活法,不也有点“一窍窍”么?

     吴丰彦的“一窍窍”,让人感动。一个人,只要有了这种执着的“一窍窍”精神,还有什么难题不能解?还有什么堡垒不能攻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